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特码先锋论坛 >

把鬼故事当纪实报告来写的古人都是撒谎精吗?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8-11

  如果你穿越时空来到魏晋时期,想参观一下当时的文化氛围,那你极有可能遇到一群正在激烈辩论的思想家们。他们穿着长袍,风度翩翩,一边豪饮一边高谈阔论,但他们讨论的话题却让你很不屑——这个世界上到底是有鬼还是没鬼?

  相比如今的科学主义,那时候的人们更多地对鬼的存在深信不疑,甚至为鬼们写了传记。《搜神记》的作者干宝,自称其写作是为了印证“神道之不诬”,也就是说,他本人认为鬼神怪异之事也是一种和写历史一样的记录。

  鲁迅也认为,文人之所以写这些稀奇古怪的事件,并不是瞎掰,而是那时候人们普遍认为鬼确实存在,记录鬼故事就和写人的故事一样,并不觉得荒诞。

  “...自晋迄隋,特多鬼神志怪之书。其书有出于文人者,有出于教徒者。文人之作,虽非如释道二家,意在自神其教,然亦非有意为小说,盖当时以为幽明虽殊途,而人鬼乃皆实有,故其叙述异事,与记载人间常事,自视固无诚妄之别矣。”

  即便如此,大家一般也都认为,那时候的志怪文本,诸如干宝的《搜神记》、荀氏的《灵鬼志》等,都是当时的文人写来满足人们猎奇和消遣的(具备假新闻的意义)。

  但事实上,人们记录鬼事并非用来“吓人”,而是用来安抚人心的。在彼时,对鬼事的记录书写,甚至成为了人们梳理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必备文件。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现在仍旧许多人的会在清明节这天出发去山野里扫墓。可能没人想过,为什么墓地总是被安排在远离居住区的山上呢?

  其实这样的传统由来已久。在仰韶文化的大型墓葬遗址中,考古学家发现了数百个类似公共墓地的墓葬区,这些墓葬区通常分布在聚落附近,但是又和人们居住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区隔——在中间挖一个沟渠,古人天真地用这个沟表示人鬼有别。研究者认为,这其实这是古人最早的一种关于生和死的建构。

  葬于城郭外何?死生别处,始终异居。《易》曰:[葬之中野。]所以绝孝子之思慕也。

  人们规定死的人会去阴间(墓地),从此跟人间再无瓜葛。其实这是当时儒家统治秩序的需要。一方面,将死去的亲人安置在阴间,很好地安抚了失亲之痛,体现儒家思想的高度理性;另一方面,为了更好地维持世间秩序——人们也制造了的一套完整的“阴间”世界逻辑,并依照人间统治的办法,给阴间量身定制了一套管理法则。

  从此死生二界井水不犯河水,并且秩序井然。对阴间世界的分开梳理,正是当时儒家思想的统治诉求。

  随便翻开当时的各种鬼书我们就能发现,志怪的主鬼公一般都曾是“有故事的人”。

  在《搜神記》的〈石子岡〉中记载了一个躺枪公主被改葬的故事。吴国的孙峻专制,于是想废了太子。由于公主反对,孙峻则起了歹心杀害了公主,并把她随便葬在石子岗。古人非常注重丧葬仪式,如果是随便下葬,人们认为私人的魂魄只能在异界流浪,非常凄惨。

  到了正主孙浩即位之后,这件事算是翻篇了。于是他们想给这位公主改葬在族墓里。但问题是石子岗的坟墓各个长得都一样,也没有立碑,现在哪里找到公主呢?于是人们就叫了通灵的人过来,把魂魄叫出来,让丫鬟来辨认公主的衣服。这才把公主好好的安葬了。

  再举一个《幽明录》里的例子。永嘉之乱时,郡县之间全都处于无主的混乱状态。某县有一个名叫彭娥的女子,和父母兄弟十几口住在村人自建的坞堡里。

  有天去溪边打水回家后,彭鹅发现坞堡已经被盗贼摧毁了,亲人死的死,逃的逃。彭娥反抗不成,被捆绑起来押到了溪边,准备将其杀死。

  溪流边有座几十丈高的大山,彭娥站在溪边,仰天呼号道:“苍天可真有神灵呀?我是因为什么罪,才要受这样的苦难!”说罢准备结束生命,王中王吃草吃菜破解玄机三码,一头朝大山狂奔过去。没想到这时那道石壁竟裂开了一道数丈的大口子,当中还有着一条宽阔平整的道路,彭娥就这样跑进了山里面,贼兵也追了上去。但随后山又合在了一起,跑进山里的贼兵全都被压死了,头颅全都露在山外面,场面非常瘆人。而彭娥却自此消失了,再也没人见过她。

  从种种鬼故事的发生来看,本质上是一种非正常死亡的表现。一般鬼故事里出现的那些鬼,肯定不是寿终正寝的人,而是被谋杀、被冤死的人。

  据历史记载,汉代的礼制到了魏晋南北朝,开始战乱不断,民不聊生。而到了汉朝和唐朝更替之际,更是经历了三百年的政权倾轧,又是一个人动不动就飞来横祸的时代。面对这么多冤死暴死,人们心里其实是非常不安的。

  因此,人们这么热衷写鬼怪故事,并非全然为了消遣。其实更多是为了合理化乱世的杀戮,以消解这种不安和仇恨。为死者找到出路,也正是为了生人的活路。

  在当时,正是道教和佛教并存的时代。道士们,与其说是当时人们信任的驱鬼专家,倒不如说人们心灵的“疗伤者”。通过施行法术,人们深信厉鬼们得到伸冤,魂魄会回到地府。这事实上正是一种集体创伤的治疗。

  当时刚刚传入的佛教,面对汉文化中已经非常根深蒂固的神鬼观点,则入乡随俗地承袭之,最后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生死轮回思想。佛教凭借其可以救人出离,免受轮回之苦,也有效安抚了人们普遍不安的情绪。

  在佛教和道教的相互影响中,最终六朝志怪形成了以上的神鬼观念,更好地“治疗人心”。

  总之,六朝人对鬼怪故事的叙述,体现了人们对生死大事的探索和表现,也是对当时社会与政治的特殊反映。而这种鬼怪文化,也成了此后汉民族在神鬼故事上的基本模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