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ym448.com >

异事奇闻:薛仁贵的师傅是谁?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8-11

  薛仁贵的师傅一般都说是李靖,在一些影视剧中,薛仁贵自幼父母双亡,跟着师傅李靖学习龙门阵法,后来,又认尉迟恭认为义父,然而影视剧中薛仁贵的传奇故事都是虚构的。就是文学作品的虚构里也没有讲到薛仁贵的师傅,只讲到他在某个山洞里遇到一个老婆婆,给他吃了一笼包子,然后他就拥有了神力。

  “家住遥遥一点红,飘飘四下影无踪。三岁孩童千两价,保主跨海去征东。”这是传奇小说中,唐太宗在梦中遇到一位白袍小将英勇救驾,并给他留下的藏名诗。军师徐茂功给他圆梦的情节,军师说:我主夜梦贤臣,是吉祥之兆。“遥遥一点红”,是日落西山,暗示他家住绛州龙门,“飘飘四下”是下“雪”,暗示他姓“薛”,“千两价”是“人贵”,暗示他名叫“仁贵”,这位白袍小将是绛州龙门的薛仁贵,乃天降我主社稷之臣。果然,薛仁贵后来为唐太宗安天下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至今,薛仁贵“一戟安社稷,三箭定天山”的故事,仍脍炙人口广为流传。但是,薛仁贵早年在深山拜师学艺,刻苦练功的故事却鲜为人知。

  传说薛仁贵早年家境贫寒,老母年迈,全靠他每日到龙门山背煤卖炭为生。龙门山麓有个遮马峪,是背炭必经之地。那里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峪崖活像一匹奔马,因行人在山外看不见,故名遮马峪。

  遮马峪有个滴水崖,四季泉水如筛,雨水长流不息,故名筛子崖。崖北有一块巨石,传说三国名将关云长曾踏此石,上马出征,故名上马台。薛仁贵每日披星戴月,饮露餐风,从家乡汾河湾徒步四十里,经此处北上龙门山,背炭度日。龙门山道路崎岖,山势险峻,薛仁贵每日上山,喜爱甩石子砸打山鸡野兔,天长日久,练出一身好臂力,双手能抱起二三百斤重的炭块。他生性刚烈,专爱打抱不平。一天傍晚,他背着一大袋煤炭下山,在半山坳碰见两名歹徒,拦路抢劫一挑煤农夫,农夫苦苦哀求,二歹徒竟然拳打脚踢,抢过煤挑子,还索要银钱。仁贵大声斥责,二歹徒非但不听,反而向仁贵大打出手。仁贵怒火猛起,一阵重拳打得二歹徒鼻青脸肿,狼狈逃窜。仁贵扶起农夫,身背煤袋,肩挑煤担,一直护送下山。

  薛仁贵早出晚归,在山路上常常遇到一位神采奕奕,身轻如燕的老猎人,此人腰系箭壶,手持钢叉,背着许多猎物。有一天,路过遮马峪,薛仁贵又与老猎人相逢,只听见老猎人口中念念有词:“过了筛子崖,直奔上马台,白天射狼虎,晚上思兴衰。”仁贵听后,觉得这位老猎人有些来历,遂拱手相问:“敢问老者何方人氏,武艺如此高强?”老猎人回答:“老朽乃无用之人,一贫如洗,暂栖北坡以打猎为生,敢问少壮何方人氏,何以力大如牛,能背起二三百斤煤炭?”仁贵答道:“小可家住汾河湾,每日靠背炭奉养老母。”老猎人说:“少壮力大过人,又如此懂孝道,知礼义,敢打路见不平,今暴隋已亡,方兴,何不图大事,报效国家?”薛仁贵回答:“小可胸无点墨,身无一艺,何以图报国家?”老猎人说:“如少壮有此抱负,老朽愿传武艺于你。”薛仁贵满口答应,当即叩头拜老猎人为师。原来这位老猎人是隋末龙门农民起义领袖毋端儿的武教头,毋端儿起义失败后,处境险恶,乃拜托武教头带领其大儿子隐姓埋名逃避他乡,长期藏伏在延平县北坡的一个偏远村子里,过去兄弟间排行老大为伯,因而这个村子后来就更名为“伏伯村”。

  薛仁贵拜师后,心存大志,刻苦学艺。每日跟随师傅上山打猎,练枪射箭,饿了吃野果,渴了喝泉水,或在深山枪扎山猪,箭射野兔,或在上马台听师傅传授枪箭秘诀,在汾河湾习枪舞棒,弯弓射雁,他都含辛茹苦,持之以恒。

  年复一年,栉风沐雨,顶雪踏霜,夏练三伏,冬练三九,薛仁贵练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枪法和箭功更是精熟。有一天,师傅想试试薛仁贵的枪法,与他一起比试骑马枪扎木桩功夫。师傅骑马飞跑,一行七个木桩,每桩扎五个眼,而仁贵竟每桩扎七个眼,师傅惊叹不已。这就是“奔马枪点梅花五,飞驰戟过北斗七”。尔后,又试箭法,让他对天射飞雁,只听仁贵弯弓一响,两只大雁一齐落地,师傅惊问其故,原来仁贵一弓发两箭,两箭皆穿心。这时师傅喜出望夕卜,对薛仁贵说:“你身强力壮,武艺超群,神枪神箭,香港跑狗玄机图跑狗高清图开始时乳房仅有,无人可敌,可以出师报国了。”

  随后,薛仁贵拜别师父,辞别妻子,到绛州府张士贵帐下,应征入伍。不久,随军参加唐太宗征东,那时他还是个“火头军”。在东征安地城时,太宗被围,薛仁贵见到此景,便身穿厨衣代白袍,手持火棍当长戟,在淤泥滩匹马单枪,横冲直闯,打得敌人围兵落花流水,四散逃命,他把唐太宗扶出重围,又杀人敌营。太宗得救后,回想这就是梦中的白袍小将,忙叫尉迟敬德寻访此人,这就是“敬德访白袍”。

  征东之后,唐太宗说,“朕不喜得辽东,喜得虎将也。”并重赏加官。到了唐高宗时,九姓突厥叶护兄弟领兵十余万从天山侵唐,步步逼进,唐兵节节败退,这时朝廷只得把薛仁贵从高丽总管任上调回,挂帅征西。薛仁贵领兵到了天山,两军相对,薛仁贵三箭射出,叶护骁健护卫六人落马,一问方知是薛仁贵亲征,乃急急退兵,唐军乘势追杀,除杀俘数万人外,并俘叶护兄弟三人,从此西边安定。这就是历史上记载的“将军三箭定天山,壮士长歌入汉关。”

  薛仁贵在唐多次领兵戍边,挂帅出征,战绩辉煌,被封为右军中郎将,本卫大将军,平阳郡公,享寿七十,卒后赠左骁卫将军,幽州都督。